……他的手有些微颤抖,
明亮如星的眼眸再也没有流转的水光。

【及川彻×黄濑凉太】相似


“他和你好像啊。”
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及川彻不爽地瘪嘴,“哪里像了?我也没有骚气到那个程度染个黄色的头发吧?再说了,一个排球一个篮球,怎么看都没什么相似点——”
“不能这么说吧,你们真的挺像的……都一样那么……”
“都一样很让人不爽,而且很骚包。”岩泉从一旁插入,“快走啦及川。”
“是是是!我这不叫骚包叫帅气啦!是帅气——”及川偏过头,眼角余光扫到边缘的一抹金色,转了一圈又回到原位。

不论及川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之“黄濑和及川两个人很像”这种言论早就传起来了,是因为他们都是运动系、都很受欢迎,甚至是都会耍帅和耍宝?
还有些奇怪的女生会觉得这么相似的两个人一定会很亲密……第一次接到要...

【兔赤】迷弟

木兔猛地灌下一大杯水,撑着膝盖喘匀呼吸,前辈拍了拍他的肩,“诶,那个。那个后辈在另一个场打排球喔。”
木兔抬眼看了看门口,又低头看看脚下熟悉的地板。他瘪嘴很坏脾气地说:“喔,那不关我事吧?”
一场打下来木兔带着包在夜色里走回家时路过隔壁的排球场,里面还有灯光,还有鞋与地板摩擦的声音。他下意识看了过去。
似乎是一场挺激烈的练习比赛,“那个后辈”顶着一头汗湿的又黑又软的短发在场中跳跃、传球。挺高的个子,表情有点严肃。穿着普通的圆领衫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扎眼。
木兔收回自己的目光,隔一会儿又回想起,也不知道看了什么。

“喂,那个后辈这一次没有来诶。”
“…休整中。”
“木兔,那个一直看着你的后辈今天居然没有来哦...

【兔赤】寂寞

^just一条段子

赤苇京治跌跌撞撞拿起杯子装水,在一片黑暗中试图压下醉意,冷了一会儿才想起要开灯。
冷色调的灯照得眼睛疼。赤苇靠着桌子,半合着眼,思考着是不是要先洗个澡。毕竟身上一股酒味,闻着臭烘烘的。更何况虽然对方没有明确说过,但他知道,恋人是讨厌酒味的。
于是他勉强打起精神,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睡衣,准备去洗澡。他站在淋浴喷头下愣了很久,才意识到耳边的水声,不是喷头的声音,而是窗外下起了大雨。
赤苇眯起眼仔细听了听。
这个声音,变得更像是衣料摩擦的声音。不知为何总有种熟悉感,还带着点阴冷的回忆的感觉。连绵蜿蜒一片,一点也不干脆。

他摇摇头,随意冲洗了一下就躺在了床上。吹风筒在抽屉里,但他甚至...

【兔赤】不想说话

»私设热恋中,已同居
»没什么剧情的段子(?
»

不想说话。

持续几周的身体到精神上的黏腻感觉,像是整个人清洗后晾晒遇上回南天。
赤苇坐在椅子上撑着头,又将视线从窗外转移到床前。
然后躺了下来。

“赤苇,还没起床吗——”
木兔的声音渐渐清晰,看样子是从厨房一路找到房间门口,迟疑了一会,敲了敲门,“赤苇?”
声音也变轻了。

赤苇盖着被子,想回应他,嘴巴又怎么都张不开。
不想说话。他闷闷地想,但是,不回应似乎不太好。毕竟——毕竟,好像同居才一个月。
哦,对。他,赤苇京治,和高中的前辈木兔光太郎,目前热恋中。
开始同居没多久,各方面需要粘合包容的很多,互相理解体贴还非常平常...

月山、兔赤|我的存在形同虚无(记个脑洞)

存个脑洞。月山兔赤神明梗。

有点野良神的感觉。

月岛重生之后什么记忆都没有,只有前几世传承的一些片段。同一个小镇的赤葦神和他是好友,一直告诫他不能和人类走太近。
月岛不以为然,不过作为神明本来也不会被人类注意到,加之他的性格实在不会去主动跟别人交朋友什么的,一切也相安无事。
直到有一天被前来参拜的山口注意到了。

月岛不觉得山口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还是个人类。但是对他能注意到神明这点很疑惑。
山口是城市里来的,到了小镇里每天都会顺路去参拜一下月岛。也会主动和他聊天。
虽然聊得都是些琐碎的小事,但也挺有趣的。而且山口比起自己说个不停,在听月岛说话方面的反应都很合月岛心意。
两个人的距离慢慢拉近。有一天月...

【兔赤】「慢走。」

◈社会人设定

「慢走。」

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穿越人海,传到耳边时似乎还保留着几分热度。
木兔从繁杂的思绪中惊醒,有一瞬间的手足无措。有点想追寻着声音的主人,还是随着人潮一边偏头寻找一边前进。
因秋冬温度骤降而有些冰冷的身体,从心脏开始涌出了莫名的温暖。

“是谁啊。”
小声嘀咕着,不知为何在意到不行。

第二次听到这句话,依然在东京早晨的地铁口。
身旁黑色头发的检查人员似乎是随意地用机器在他身上扫了一下之后,发出的声音是熟悉的疏离又奇异温和的语气。
「慢走。」
木兔还是被吓得有些手足无措,微微偏过头小心打量着对方,却只能看见制服帽子下白皙冷淡的下巴侧面。线条流畅没有累赘,黑色的头发有点翘起,居然...

【兔赤】xxx

*讲道理,总觉得怪怪的。
*有时间重新写ww
*还有木兔视角ww

1.

虽然已经习惯了早起,被闹钟彻底吵醒的那一瞬间,还是有种浓浓的倦怠感。来源于不清不楚的梦境被打断。虽然不一定会是好梦——一般一醒来梦里的事情就记不太清了,从隐约窥见的片段看来大概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做事被打断,还是会感觉很难受。
没有怎么磨蹭,镜子里的自己也是同以往一样,似乎有点没睡醒样子的眉眼,还有从来不整洁的黑色短发,配上冷静、或者应该说是冷淡的表情。
早餐也十分普通,在温馨安静的气氛下进行着。
差不多了。
这么想着,出门。

2.

晨训。
不由得感慨真是普通的一天啊,尽管昨天的自己是怎样的头脑发热做出了如何的蠢事。
“木兔前辈…...

(生贺)【及岩】想见你

 *已经在一起的两人
*私设有


繁杂的情绪似乎总会在雨天特别活跃。


岩泉一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看了看电脑上显示的时间,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
毕业之后,没有走职业排球的道路,反而是进了编辑部。跟着活跃的作者,偶尔也会有要另外审稿的情况。
比如昨天。

放松下来才听见雨拍打在窗台上的声音。难怪天色还是这么昏暗,原来是下雨了吗?
这种天气总会让人不由自主感性起来。然后注意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布满资料的桌子,自己坐在椅子上,面对着的那个沙发,此刻空无一人。
这沙发是及川买的。“小岩你工作累了就能看看及川先生的帅脸治愈哦”是那个笨蛋的原话。...

呜哇愚蠢到不知道lofter上人名旁边的“加黑”是什么意思差点就点了!【但是其实不知道有没有点……

然后查了一下,发现好像是拖入黑名单的意思……?啊啊吓死了,所以这告诉我们不能手贱乱点……但是我不接受就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这个的意思!

用力地记下了。

【及岩及】就在这里

放学路上的那家店,店主是个很慈祥的老奶奶。最近在准备着搬迁事宜。

“诶,婆婆要搬走了吗?”

“因为小枫要去东京了啊。”

小枫是老奶奶的儿子,因为工作原因,要到东京去。刚好房子也到了期限,于是决定这么搬家。


“诶……”及川彻发出了似乎是遗憾的声音,然后好像是看见了什么,转过头问身后的岩泉一,“小岩,这是我们小时候常买的那种糖诶,还记得吗还记得吗?”

岩泉一看过去。是那种一颗一颗的五彩的颜色很淡很好看的糖,记忆里有着酸酸甜甜的令人开心的味道。

“嗯。记得。”

这么回复了。

于是意料之中的及川彻笑着付了钱:“那刚刚好,再吃最后一次怎么样?”

“你是笨蛋吗及川彻。”...

© 涤灯 | Powered by LOFTER